当前位置:泉州华光职业学院团委会网站 > 走进社会 > 勤工俭学 > 女大学生拉煤车挣学费 "黑姑娘"感动学校

女大学生拉煤车挣学费 "黑姑娘"感动学校

作者:admin 更新时间:2012-01-15 11:34:21 浏览次数:107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女大学生拉煤车挣学费 "黑姑娘"感动学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-2-22

 

陈梅玉在实践车间

 

新闻提示:

    下个月起,陈梅玉将成为华光摄影学院的工作人员。现在,她的身份还是该校服装系三年级学生,距离毕业时间还有四五个月。“我已经被学校招聘为学校里招生办的工作人员。”陈梅玉说。这就意味着,7月才毕业的她已经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。
 家在莆田市秀屿埭头镇的陈梅玉家境贫寒。2003年,高中毕业,她拿到了摄影学院入学通知书,并且是她梦寐以求的服装设计专业。
 “我想自己设计出漂亮的衣服。”虽然,陈梅玉衣着朴实,甚至经常穿着同学的衣服,但这并不妨碍她对有朝一日穿上自己设计出的衣服的憧憬。

陈梅玉的部分作品

         大学期间,为了攒学费,陈梅玉过着半工半读的日子,甚至进入煤矿打工。
 “最大的收获在于懂得了生活的艰辛。”谈起煤矿打工的经历,陈梅玉说,那么苦的日子都能挺过来,以后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。如今,靠着自己的勤奋以及母校的帮助,陈梅玉即将完成对她来说非常不易的大学生涯,并提前被母校录用为工作人员。
 “我想学到更多东西。”陈梅玉说,毕业了,留在学校,她将继续学习专业知识,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  (一)艰难入学

 2003年夏天,出奇的热。莆田市秀屿区埭头镇人陈梅玉,正在家里焦急等待着高考录取通知书。10月初,陈梅玉终于等来了梦寐以求的高考录取通知书。但通知书带给陈梅玉家庭的不仅仅是欣喜,还有焦虑,甚至反对声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家人并没用‘你不要去读大学’这种明显的语言反对我读大学。他们只说家里没钱。”这种婉转的反对,无疑让陈梅玉更加难受。
 陈梅玉老家的一个现实是,若她年龄般的女孩,上大学的少之又少,很多人选择去打工。用陈梅玉的话说,家人也希望她也像同村女孩一样,放弃学业去打工赚钱。
  “我一定要读大学。”面对家人的反对,陈梅玉上大学的想法从未改变。但一看录取通知书上要交6000元费用的字眼,陈梅玉一下子心都凉了:家里确实没什么钱。
 录取通知书上还说,贫困生可持贫困证明,申请助学贷款。陈梅玉看到了希望,她打电话给学院董事长吴其萃。
 “吴董事长答应可以减免一些费用。”陈梅玉说。
  学费终于有了着落了。悬着一块心终于放了下来,终于可以上大学了。陈梅玉好高兴。

 

     (二)半工半读

  2003年10月,陈梅玉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大学。学校减免了她部分学费。交纳2700多元费用,陈梅玉身上只剩下两三百块钱,以备生活所需。
  三年的大学生活还是要花钱。陈梅玉又面临着新的问题。勤工俭学成了她最好的选择,她向学校争取了一个勤工俭学的岗位。从此,陈梅玉一边做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一边刻苦读书。
  大学一年生活,在不经意之间结束。7月,学校放假。陈梅玉想到了打工,勤工俭学挣学费。
  从学校出来,陈梅玉想在泉州找一份工作,但并不顺利,随后,她又去了莆田,希望能找到一份短工,赚点钱用来交学费。人家都要求有经验,陈梅玉无功而返。陈梅玉回到老家,给在龙岩煤矿打工的父亲打了个电话。父亲说,要不你来煤矿打短工,一天可赚个三四十元。陈梅玉想,那就可以解决部分学费了,继续学业又有了指望。陈梅玉决定来到煤矿试试。

  (三)煤矿做工

  2004年夏天,陈梅玉带着简单的行李,来到龙岩永定县父亲工作的煤矿,开始了这段不同寻常的经历。
  “去煤矿打工,很多人不理解。”陈梅玉说,她的到来,在矿上引起了轰动:哪有一个女大学生来跟这黑糊糊的煤矿打交道呢。不少人对陈梅玉投来了质疑的眼光:她有力气干这个需要体力的粗重活吗?
  “我一定行!”陈梅玉告诉自己。陈梅玉要从事的是,她跟几个人一道,把煤矿煤粉往拉煤车上装。装满一车后,几人平分工钱。
  就在分组时,陈梅玉遇到了麻烦。个别工友不愿意和陈梅玉同一组,他们认为一个女大学生,是干不了这种体力活的。他们可不想陈梅玉拖了他们的后腿,影响到自己的收入。最终,还是有一组接纳了她。一个女大学生,跟着一群工人,在烈日下开始了煤矿打工生涯。
  陈梅玉说,一般来讲,3辆拉煤车一起进入煤场。陈梅玉等人的任务是,尽快将煤车装满煤块和煤粉。每辆煤车都要拉上一二十吨的煤矿,3辆煤车就是五六十吨。陈梅玉他们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煤车装满。陈梅玉清晰记得,手握铁铲等工具,一铲一铲地往煤车上装煤粉,并不见容易的事情。没干一会儿,就会累得气喘吁吁。即便如此,也不能停下来歇息。因为车主也赶时间。往往只能等到把3辆煤车装满,陈梅玉才能休息。此时,汗水早已经湿透了衣服。双手也是隐隐作疼。
  一天就这样度过。每干完活,陈梅玉就成了黑姑娘,身上到处粘满着煤粉。“一天要不停地洗脸,有时要洗十多次。”每个女孩子都爱美,陈梅玉担心做久了,煤粉会渗进皮肤,再也洗不掉。还好这种情况并没出现。

  (四)再苦也值

  在煤矿打工的日子是枯燥无味的,那里没有娱乐,没有繁华街道,只有山头。夜晚时,更是一片寂静,偶尔有拉煤车的喇叭声。在煤矿近一个月的日子里,陈梅玉只去西陂镇镇上看亲戚一次。
  最让陈梅玉不适应的是,工作时,她必须装着雨鞋。这种雨鞋密不透风。陈梅玉说,装久了,双脚就很难受,但又不能不穿。没几天,双脚就起泡,但还得继续穿下去。
  最终的结果是,陈梅玉的双脚有的地方腐烂掉。回学校后,才慢慢转好。直到去年,伤处才痊愈,但仍留下疤痕。
  一个月快过去了,学校开学的日子到了。这段时间来,陈梅玉挣了1000多元,扣除生活费,还剩下900多元。
  当我们问起在煤矿的日子苦不苦时。陈梅玉回答,说不苦是假的,一个女孩子,若不是生活所逼,是不会到煤矿打工的。
  “当时,每干完一天的活。我就觉得很欣慰。觉得又可以多交点学费了。一想到能继续学业,再苦也值得。”说道这,陈梅玉笑了起来。
  现在,回首起那段在煤矿打工的日子。陈梅玉说,最大的收获在于,她懂得了生活的艰辛,那么苦的日子,自己都能挺过来,以后还有什么困难自己不能克服呢。

  (五)感动学校

  结束暑假煤矿打工生涯返校后,陈梅玉并未同同学说起这件事,连好朋友都“蒙在鼓里”。
  “陈梅玉利用假期到煤矿打工一事,学校刚开始并不知道。”吴董事长知道陈梅玉煤矿打工这事后,又高兴、又感动,并将她这段经历发布到学校内部网上,一时,几乎全校师生都知道了,同学既感动又佩服。
  2005年末,在陈梅玉三年级时,董事长召集学院相关负责人,讨论、研究陈梅玉的毕业去向问题。会上,老师们认为,陈梅玉的这一举动不但说明她的坚强和勇气,同时也说明她对人生、知识具有积极的追求。董事长当场拍板,鉴于陈梅玉入学以来各种表现优秀,如果陈梅玉愿意的话,学校决定将陈梅玉留校任教。(早报记者黄墩良 陈祥木文/图)

http://www.qzwb.com/gb/content/2006-02/20/content_1981950.htm   东南早报原文
http://www.fzen.com.cn/fzwb/20060221/GB/fzwb^8970^14^Wba14001.htm  福州晚报原文